有些人把问责建立成为一种制度,以确保人们做我们希望他们做的事情。换句话说,创造一种服从的方式——掌权者通过奖励和惩罚来塑造行为。在这个体系中,“老板”设定期望,“下级”服从,老板通过惩罚违抗命令的人来“让人们负责”。员工可能会出于恐惧或贪婪而履行工作承诺,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老板、没有奖惩,这些行为就不会发生。这种场景是服从,而不是责任。

什么是真正的责任?

责任意味着你要为你的选择承担结果,包括成功和失败。在这个定义下,我不能“为别人负责”,我所能做的就是为人们营造一个负责的环境。如果我为别人的生活负责,我实际上是剥夺了他的责任。

你是坐在驾驶座上握方向盘的那个人吗?

如果“问责”意味着为自己的选择承担结果。那什么是“非问责”呢?非问责意味着放弃所有权,甚至强迫别人为我的结果负责。想想一个在工作场所不负责的人——你能看到他们是如何逃避失败和成功的责任吗?

在这条道路上,你想坐车?还是开车?

有时候我就像是一个“懒鬼”、“接受者”……我选择从努力工作的状态抽离出来,休息一下。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很容易在家里变得“不那么负责任”。其中一个原因是,我的妻子非常坚强、能干和有教养,我利用了“她会原谅我的”这一点,有时选择了没有做到最好。在一些情况下,做一个被动的、不负责任的角色是非常诱人的。

我们希望人们以某种方式行事,却混淆了服从和责任。真正的问责需要大量的努力,可当我们试图强制执行时,结果却很一般。面对“应该做”的事情时,不喜欢被问责的人会坚持自己的立场并反抗——越是“必须做”的事情,他们就越反抗!

而如果能让抵抗者看到有责任感的人拥有更多的内在力量、学习、快乐和成就感,也许他们会更愿意加入。

什么阻碍了“问责”?

我们有时因为一些担心和原因,为自己留下了回旋余地,而这些沟通时留下的“回旋余地”便是责任的灰色区域。如果想抽离所有回旋余地,采取负责任的沟通方式——就必须做出更坚定的承诺。而达到这样的清晰沟通,确实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 清晰是需要时间的:在匆忙的日常生活中,谁有时间慢下来,把事情具体化呢?

  • 清晰可能意味着更多的工作:例如,我的妻子让我帮忙准备一个聚会。我觉得她想让我做很多工作,因此我逃避了一个具体的承诺——我没有确切地说什么时候我要做什么;相反,我选择去工作并然后逃避一会儿。用顾问的话说:“我没有承诺具体的交付”。

  • 清晰可能意味着会丢脸:如果我做出了一个明确的承诺,但最终没有做到,那么很明显我失败了。

  • 追求清晰可能意味着缺乏信任:当人们问;“如果事情没有按计划进行怎么办?”被问的人可能会说,“事情会解决的,你是不相信我吗?”

  • 要求对方做出明确的承诺显得咄咄逼人:尤其是如果你习惯待人友好,那么逼迫对方做出明确的承诺,可能会让你感到非常不舒服。

  • 清晰可能会带来限制:一份模棱两可的协议可能会有“更多的空间”:如果我们把对方的要求具体化,我就不可能得到更多我要求的东西,但如果协议是开放的,我可能会感到惊喜。

看起来,“问责”面前有许多的挑战和现实,但我为什么依然要这么做呢?

首先,重要的是要看到:许多潜在的负面影响往往只是假设。据我所知,不负责背后可能存在的负面影响,会比我们假设的那些潜在负面影响更严重。而重要是,通过实践负责任的沟通,将增强自己和他人的能力。

如何增加“问责”:“问责”四问

根据上文的分享,如果你认为“问责”的收益大于成本,这里有四个“问题”可以帮助你检查你的沟通是否“负责”。

1.我在躲避清晰吗? Am I hiding?

2. 我的表达明确吗? Am I hedging?

3. 我在“拯救”结果吗? Am I “making it ok“?

4. 我是在支持学习吗? Am I supporting learning?


1. 我在躲避清晰吗? Am I hiding

这个问题在提醒并督促你和他人确定承诺的具体细节——通常被称为“参与规则”、“可交付成果”或“满意条件”。

这可能听起来像:

– “我不是百分百清楚你希望我同意的是什么?”;

– “让我重复一下我听到的内容,看是否理解正确”。

你使用的词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要表达“清楚”。有时候,人们会为了表达清楚而显得粗鲁或不得体,他们会对说:“我说话比较直。”但其实,这种行为只是另一种逃避的方式。有些人通过害羞来逃避清晰,有些人通过粗暴来逃避,但坏消息是,这两种方法都不起作用。

真正的清晰是生动且平静的,如果你愿意选择停止逃避,你便能经常体验到清晰。

 

2. 我的表达明确吗?Am I hedging?

这要求你明确沟通中没有承诺的灰色地带。如果你还没有做好承诺的准备,可以说:“我还无法给你肯定的答复”。

有时候,人们想说“不”,但又不想让你失望,便选择说,“我试试看”。如果你说这句话,就会留下很大的回旋余地。如果你是主动的想要给自己留有回旋余地,那么说“我试试吧”是有效的。

你只需要小心,因为这句话完全是模棱两可的。每个人对于“尝试”的定义不同,你在假设他们听到的,但人们也会假设他们所听到的。当两者出现差异,最终可能就是一团糟。

 

3.我在“拯救”结果吗?“Am I making it ok?”

当别人没有履行承诺时,如果你选择进行拯救并让结果变好,那你就是在减少他人的责任。也许你觉得他们只是在学习或者遇到了困难,所以你选择主动出来承担,并让结果能好一些。

但如果你不是这么想的,请反馈你的不满意,并在他们找原因的时候,有同理心地倾听,接着坚定地协商新的协议。“有同理心的倾听”就好比是一门外语,对许多人来说,面对一个不守承诺的人似乎很不舒服。但不安和自责是很重要的老师,如果你因为不希望“让他们不舒服”,因此选择沉默,便是剥夺了他们的学习机会。

与此同时,要记住,人们不会在威胁下学习——所以你必须仔细观察你给人们施加了多大的压力,尽可能做到“平衡”。

 

4. 我在支持学习吗?“Am I supporting learning?” 

这句话在提醒我们,“成长”是问责的真正目的。宽恕是成长中必不可少的养分。每时每刻,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练习我们的技能,变得更好——我们的目标是有意识的,但不是完美的。生活如此复杂,事件的发生是无法预测的,每个人都会犯错。

有时你会改变你的优先事项,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有时也需要有意识地留出回旋的余地,让人们保全面子。有时你又会有意识地打破某条规则,来实现目标。但重要的是,不论你的选择是什么,关键是要有意识地主动去选择,而不是习惯性地被动反应。

核心:学习

如果我们想要更好的结果,我们就要加倍负责。更加努力地履行自己做出的每一个承诺。在这样的背景下,其他人的缺乏责任感就会变得鲜明和令人不舒服,便会形成一种内在的成长动力。

如果你支持自己的学习,并支持他人继续学习,你就会自动增加这种深刻的、有意义的内在责任感。与其用惩罚来激励,不如用好奇心来激励自己和他人去做一些值得学习的事情。这种责任感会增加快乐、承诺、乐趣与个人力量,而且是富有感染力的!

当你从自己开始实践问责和清晰沟通时,你会激励其他人也这样做,并一起创造最好的结果。



本文于2003年首次在6seconds.org上发表。这种问责模式的灵感来自已故的迈克•布朗戴尔(Mike Blondell)和Action Technologies.

 

6秒钟情商

联合国(UN)、联邦快递(FedEx)、亚马逊(Amazon)、卡塔尔航空(Qatar Airways)等机构的领导人选择“6秒钟”工具和方法的原因……

  • 全球 Global: 遍及175个国家和地区——这些方法适合于不同的任何地方。
  • 科学 Scientific: 由情商先驱者们通过最新的研究所创造的强大方法——这些工具非常科学、可靠。
  • 实用 Practical: 仅仅谈论情商是不够的,6秒钟情商可以帮助你付诸行动,将其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