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特博士(Dr. Pert解释称,情绪不仅仅是大脑中的化学物质。它们是一种电化学信号,可以在全身传递情绪信息。这些信号是肽的混合物,具有深远的影响力。

“随着我们的感觉发生变化,这种肽的混合物会游走到你的整个身体和大脑。而且,它们正在改变你体内每个细胞的化学性质,并将振动传递给其他人。”

“我一直都多少有些知道,一个人从内心释放出来的能量会吸引你所需要的情境和人”,珀特解释说,“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只是没有完全按照我的想法行动。你可能以为我现在已经想清楚这个问题了。但实际上,只有在这本书问世之后的最近几个月里,我才能够真正地去践行这一点。”

我请珀特解释为什么情绪能够产生如此强大的影响。“我们不仅仅是一个个肉体。我们时刻都在像音叉一样发出振动——我们还会将振动传递给其他人。我们会广播和接收这些振动。因此,情绪可以协调我们所有器官和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来控制这种振动。”

正如珀特在她较早之前的著作《情绪分子》中所解释的那样,名为肽的神经递质会传递情绪信息。这些信息会改变我们体内细胞的化学性质。这是主流科学的观点,但它并不能够解释一个人的情绪是如何影响另一个人和整个世界的。“你还是在把这看作是一个化学过程”,珀特责备道,“它当然是化学,但也关乎物理和振动。”神经递质是化学物质,但它们还带有电荷。我们大脑和身体内的电信号会影响细胞相互作用和发挥功能的方式。

电化学信息会在脑细胞之间传递。类似的信号会被传递到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之中。每个细胞上都附有许多“受点”,它们好比是供这些电化学信使投递的“信箱”。

“你体内的每个细胞上都有受体。它们其实是一些微型的电泵。”当受体被一个相匹配的“情绪分子”激活后,就会将一个电荷传递到细胞之中,从而改变细胞的电频及其化学性质。

珀特说,不仅我们的单个细胞带有电荷,我们的整个身体也同样带有电荷。珀特说,就像一个能够形成一个场的电磁铁一样,人的头顶上方带有一个正电荷,脚下带有一个负电荷。“因此,我们其实正在时刻发出各种电信号——也就是振动。”

“我们都熟悉一种振动:当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通过空气发送振动,而其他人则将之感知为声音。正如我在书中所解释的那样,我们还会发出其他类型的振动。当你靠近能量源时,它对你的作用力更大,并且这种作用会随着距离的增加而减弱,这是物理学的一个基本定律。但是当你离得太远时,这种作用力就不存在了。”

“这不是你用简单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珀特早前的著作《情绪分子 Molecules of Emotion》是一半科学论述一半自传,因为她在书中讲述了她如何发现和学习的故事。《美好/神圣的感觉:你需要知道的一切》也一脉相承,将个人成长和科学探索的故事融合了起来。珀特说,这本书的主题之一是她与儿子布兰登的关系,以及她身为一个母亲在努力完成她发明并命名为“T肽”的艾滋病药物研究工作时所面临的挑战。

布兰登恰巧在我们的采访过程中打电话过来分享他找到了一份新工作的好消息。珀特便以此为例,说明情绪变化会对他人有何影响。

情绪分子是一种神经肽,它们会改变身体和大脑内每个细胞的化学和电学性质。感觉真的能够改变我们身体所产生的电频率,从而形成一种非语言交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布兰登是我工作的受害者,因为我把“T肽”看得比他还重。他最近刚从加州艺术学院毕业,而从他一年级开始,情况就一直如此。我还记得他二年级的时候我去他们班里讲述应该如何治愈艾滋病的事。”

也许所有开拓创新的科学家都必须非常奋进,甚至痴迷于他们的工作。在她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珀特都一直在努力平衡她探索的动力与成为一名好父母和好伴侣的真诚愿望,这让她在家里总是努力尝试却还是控制欲很强。

在过去的几年里,珀特在创作这本书的同时结识了许多出色的教练和其他从事个人发展工作的人,她说她已经转过弯了。“我学会了更好地平衡与三个孩子的关系。我希望我不再是一个典型的霸道犹太母亲。”结果,珀特说,她和布兰登开始能够很好地交流,让他能够向她寻求帮助去找到这份新工作。

珀特说,她最大的转变得益于践行自己所创作的理念。“我一直在等这本书出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认为这本书出版后将会改变整个世界。每个人都应该读它,而且每个人都会去买它。他们将了解到“T肽”,进而发生改变。”

然而,多年以来,珀特都一直主张真正的改变应该由内而外——她的目标不是去说服他人,而是真正地去践行这个理念。“我刚刚完成了这一步。前途仍然漫漫,我需要不断成长,但这是关键的一大步。也许这只是创作一本书的过程。我写出了我当时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于是这变得像是未来在跟我隔空对话。如今这本书问世了,而我终于变成了我刚开始写这本书时假装自己是的那个人。”

这本书的书名,“美好/神圣的感觉:你需要知道的一切(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to Feel Go(o)d,)”,含蓄地将美好的感觉和与上帝之间的连接联系了起来。珀特承认,这对于一个绝对的科学家来说是个非比寻常的观点。“我对那些狂热的无神论科学家们感到愤怒,他们在写书时把上帝说成是人们的幻想。任何一位优秀的科学家都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无法证伪。你只能证实。”而与此同时,珀特也承认,作为一名科学家,形而上学让她感到不安。

“我的‘科学人格’极其理性。所以我的确质疑超自然现象的存在。它让那部分的我非常痛苦。然而,在研发这个艾滋病疫苗的时候,我的科学世界与另外一个发生许多美好事情的世界融合到了一起。很难想象我能发明这个疫苗只是一个意外。这对我来说简直太奇妙了。我依然无法相信这个奇迹。”

在神经学的层面上,珀特继续说道,与上帝相连接的感觉、感到被上帝保佑的感觉是大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被上帝赐福的感觉和极乐感同根同源。我们会本能地寻求极乐。这是正常且自然的。关于这种机能有一个直接的进化论论点——任何无法体会极乐的生物都在2亿年前死亡并灭绝了。”

这种“极乐响应”与珀特有关阿片受体的开创性研究紧密相关。就像其他神经肽的受体会触发细胞反应一样,阿片受体也会识别一种神经递质的存在而产生欣快感。这种天然存在的“极乐化学物质”被称为内啡肽,大脑和身体会在对情绪状态和生理活动(包括运动和护理)做出响应之后释放它们。

前额叶皮层负责复杂的评估性决策。大脑的这一部位分布着大量的阿片受体——所以从结构上来说,我们最复杂的推理与极乐感相关联。

珀特表示,内啡肽的工作方式表明极乐感是进化的必要物质。“这就是为什么内啡肽是高度保守分子的原因。它在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和人体内都一样。我在新书中谈到了阿片受体的进化以及它们为什么分布在我们大脑最高级的前额叶皮层的原因。”

“就像我们天生就会基于舒适感做出选择一样。大脑最高级别、最具智慧的部位布满了受体,这让我们可以将舒适作为决策的一个标准。因此感觉美好就可以了——美好就是神圣的。”

虽然我们明确知道“极乐受体”位于前额叶皮层的中心,即大脑进行评估和做出复杂决策的部位,但我们却不知道明确的原因。

“科学家们永远无法询问为什么。他们只能问“什么”和“如何”。但是我们知道,这些受体中的振动会介导或导致整个生物体感到极乐。之后我又在书中谈到了为什么内啡肽振动其实是与极乐感相连接和与上帝相连接。”

当我们在体内产生这种共鸣时,我们与自己神圣的自我是一致的。真正的极乐代表最佳的机能状态。“这种状态是一种天然机能,但我们的社会会干预它。你不用把这个道理教给土著民族的人。我们大多数人都已经感知不到这个事实了。我们大多数人似乎都陷入了一种不断赶着去做下一件事的痛苦挣扎之中。因此,虽然处于极乐状态是很自然的,但我们必须重新学习才能去感受我们自然的极乐状态,感受每时每刻我们周围所有事物的精神本质。这与宗教无关,也与你是好是坏无关。它关乎美好的感觉。”

面对要完成“T肽”疫苗、进行测试并使之投入生产的艰苦工作,珀特始终坚持从这种美好的极乐感出发来采取行动。这极大地改善了她的家庭和个人生活,以及她在艾滋病方面的研究工作。就在接受我们的采访之后,珀特应全球艾滋病联盟的请求发表了一篇重要的两页纸摘要文章,概述了治愈艾滋病的途径和这个具有突破性的机遇。为什么是现在呢?“我认可信任与接受,我相信上帝不会在没有给我足够资金进行这项发明的情况下赐予我这项巨大的发明。”


丹迪斯·珀特博士 Dr. Candace Pert(1946-2013)是RAPID制药公司的科学总监,也是六秒钟情商网络(www.6seconds.org)咨询委员会的一名成员,她于2013年因心脏骤停而骤然离世。点击查看《纽约时报》上这篇介绍她非凡工作成果的文章。她的最后一本书是《美好/神圣的感觉:你需要知道的一切》。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www.candacepert.com

早在她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脑生物化学负责人之前,坎迪斯·珀特就取得了一项突破性的发现,该发现改变了科学家们对于身心关联的理解。她发现了阿片受体,即一类化学物质(肽)改变身心的机制。她的研究让她了解到了情绪作为人体调节系统的作用方式。自从这项发现之后,她便一直专注于开发基于肽的艾滋病治疗方法,无论是在乔治敦大学医学中心任教时,还是在成为RAPID制药公司的科学总监之后。

因为她对情绪的研究,珀特博士还出演了电影《我们到底知道多少?》,并在里面经常提及情绪对于身心的作用。珀特的研究推动了“情绪属于神经科学”到“情绪属于生物学”的范式转变。在她《美好/神圣的感觉:你需要知道的一切》这本书中,她基于“感觉的科学”进一步提出了“情绪物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