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命名与重新定义:用情商驾驭焦虑的两种策略》,这里面提到,如果把“焦虑”重新定义为“兴奋”,可以帮助我们驾驭“焦虑”。

沃伦菲利普斯(Warren Phillips)是一位临床心理学家,也是Transform Workplace Solutions的总裁。他在阅读这篇文章后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把焦虑重新定义为“兴奋”在某些场景下确实是有效的(如:面试),那么是否在其他一些场景下,这一方法可能是无效甚至错误的?如: 你有一些工作没有做好,在和老板开会前感到焦虑;你的伴侣正在戒酒,但在你准备回家之时知道他喝醉了,因此感到焦虑。

在这种情况下,为“焦虑”命名可能依然有用。但如果把它重新定义为“兴奋”就不一定了。这时我们感到焦虑是适当且必要的,甚至是有益的。因为焦虑正在告诉我们一些有价值的信号。

如果无法通过将其定义为“兴奋”来解决问题,如何用情商来驾驭焦虑呢?

1

首先让我们回到一个基本问题:焦虑向我们传达了什么信息?

焦虑背后的信号:我们所关心的事情正处于危险之中(存在一定风险)。

当我们感到这种“适时的焦虑感”时(无法被重新定义为“兴奋”),沃伦和6秒钟情商首席执行官Josh Freedman建议我们再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一情况对我来说重要吗?”或者“我真正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2

沃伦说,这种情况下的焦虑可以被重新定义为“警报”,表明有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作为一种可用于评估轻重缓急的信号,通过KCG(自我认知-自我选择-自我超越),可以帮助我们思考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可以有哪些选择。

3

可以采取哪些行动帮助我们驾驭这种焦虑呢?

沃伦分享道,以这一场景为案例“你将要和上司开会,但有一项重要任务没有完成,因此感到焦虑”,他将通过四个步骤来帮助客户克服这种情况下的焦虑:

  • 帮助他们注意并说出焦虑这种感受。
  • 鼓励他们进一步思考那些自己正在分享的感受或想法。(例如:也许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有多喜欢或不喜欢它?当我不知所措时,可能是哪些自我限制的想法阻止我寻求帮助等等)。
  • 通过上述思考后得到的信息,想一想下次如何能够更好地处理这种情况。
  • 利用一些有助于驾驭焦虑感的方法(如:正念、深呼吸、自我同情等),尽可能以更专注和更清晰的状态进入会议。

非常感谢沃伦分享他的想法。

情绪不分好坏,他们是一种信号。甚至是像焦虑这样具有挑战性的情绪,都可以成为帮助我们积极成长的催化剂。某些情况下,将焦虑重新定义为“兴奋”能够很好地利用焦虑,但在其他的一些情况下,焦虑是想告诉我们一些有价值的事情,接受并学会驾驭它,可以帮助我们发现那些对我们真正重要的事情,以及找寻达到目标的方法。

本文英文原文来自www.6seconds.org,可点此查看